欧耶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溪云斋小说 || 雪馡儿 || 六月(三)

2019-09-01来源:车谈网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乔延凤——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诗歌报》原主编,《溪云斋》特邀顾问。】



美图:网络



          六月

作者:雪馡儿    版面:豆丁




六月醒来时,四周都是刺眼的白,窗外的阳光伴着一种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周扬斜倚着床边,睡着了。


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懒洋洋的。窗台外面零星着几片落叶,秋天来了。季节轮回,春秋交替,无声地演变着大自然的故事,没有跌宕,没有起伏。那枝间零落的叶子,无声地跟随着故事的情节。繁华的时候,尽情演绎自己的葱绿,故事落幕的时候,静静飘落,堕落的一声叹息,可是对天空的眷恋和不舍?


周扬醒了,四目相对,终是无言。命运总是开着这样不大不小的玩笑,为什么总是把一个个希望放在眼前,又不让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和勇气去触摸,去拥抱,哪怕,一点的暖。


面对人生的变幻叵测,六月能做的只能是抱紧自己的双肩,在人生纷杂的罅隙里,寻找那么微薄的一点点清新和安然。


那个晴日,六月知道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


周扬点燃了一支烟,给六月开始讲述那些久远而泛黄的往事,人生繁华入梦,能有几时顿悟这浮生?那遥远的记忆如同指尖烟絮,弥漫在六月的周围。


那年,父亲插队在这个小镇,结识了一个女孩儿,他们相爱了。当时的条件非常差,很多插队过来的知青都通过找关系回到了城里。母亲是小镇上有名的美人,人贤淑又能干,还有文化,父亲舍不得丢下母亲回到城里。可是家里人不同意父亲娶一个乡下的姑娘,坚决反对这门亲事,硬逼着父亲返城。那时,母亲已经怀上了你。在当时的年代,未婚先育是伤风败俗的事情,母亲的家族认定母亲是个丧门星,败坏了家族的门风。在一个黑夜里,家族就聚集了很多的年轻人要堵截父亲的返城。就在那晚,母亲得知了消息,就把父亲藏在了邻居家的地窖里。在慌乱中,母亲在地窖的出口踩空了,整个人摔进了地窖,就瘫痪了。


那天晚上,父亲幸免于难,母亲却瘫痪了。所幸的事,怀中的你,竟然安然无恙。后来,父亲的家人找过来,他们通过关系已经在城里安排好了工作,要父亲必须返城。


那时候,小镇上的所有人都认为母亲是丧门星,家人碍于脸面和门风,把母亲丢在小镇外面的土坡上,那是一个废旧的瓜棚。当时,小镇上还有一个人,对母亲很有好感。只是当时,他自己家里穷,还带一个男孩儿,老婆早年去世,年龄又比母亲大一大截,怕攀不上母亲,就在暗地里,默默关照着母亲。父亲临走的那个黄昏,母亲就答应了那个年轻人,嫁给他,心甘情愿地过一种庸俗的平淡日子。


父亲返城后,就结婚了。母亲生下你后,因为心里怨恨,发誓要父亲永远也看不到自己的亲生骨肉,就把你给了人家。送走的时候,母亲在你的囊包内,放了一个父亲留给母亲的手链。


送走你后,母亲常常在夜里,自己一个人捂着被子哭泣。母亲哭的时候,那个男孩子就站在床边,瞪大眼睛一声不吭,帮忙擦眼泪,那个男孩子,就是我。


87年,一场大病夺走了我父亲的生命。日子在霜雪交加下,更加难捱。也就是第二年,你父亲忽然从城里回来了。他返城后,在家人的威逼下,结了婚,却一直没有孩子,后来又离了,就一直独身。


母亲含着一口怨气,一直不肯原谅父亲。那个时候,我已经十四岁,人间的酸辣辛苦,五味杂陈,我早已经尝遍了,也看透了人间无情事。时光一天一天地流逝,却再也得不到你的一点信息。后来父亲来到城里打拼,跟父亲回城后,我上了大学,也曾经走过很多地方,寻找你的消息,可是每次都是失望。在母亲的眼泪和父亲的叹息中,岁月的沧桑,慢慢爬上了他们的额头。那些陈年旧事留下的伤疤,就深深地沉积在心中,压弯了他们的双肩。


两位老人上了年纪,就更加怀念小镇,和丢失的你,父亲就带着母亲,回到了这个小镇。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曾经见证过,他们走过的足迹,他们的爱,那个年代的风风雨雨。最重要的是,他们揣着一丝微薄的希望,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找到你,或者老天开眼,会把你送回来,还他们今生最大的遗憾。


秋水池满,六月的眸底,含水低泣。人间有多少的悲与喜,让她在一个秋后的晴日,尝尽酸甜苦辣。


周扬的公司渐渐好转起来,跟周嫂的关系,也慢慢缓和了。浮生多尘,人人都有被眯眼的时候,一生的时间这么短,心心相印,能牵手走过的时光,又有多少?


风逸在那天以后,就把公司交与安嫂打理,像风一样,又一次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佛说,相由心生,境由心转,心系诸佛,珠可助道。或许我们每个人的修炼不够,还需在岁月的漫长跋涉中,继续盘点和沉淀。


河边的树林里,地上已经落了厚厚的叶子,踏上去软软的,六月和父亲一起,推着母亲晒着秋阳。在母亲的指点下,他们沿着曾经走过的足迹,一步一步地寻找,回忆,听着母亲娓娓细说,那年的故事,那些散落在岁月深处的星点痕迹。


六月在母亲的眼光里,找到一种安然和踏实。她告诉母亲,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她善良的养父母。那个地方,也有一条蜿蜒的小河,河坡上是大片大片的杜鹃花,火红火红的。


夕阳暮落,远处的孩童,打捞着河水里的水花,这一定是秋天里最耐咀嚼的况味吧?


当一个人的心不再流浪时,是不是她已经在一个地方遇见了远方的自己,抑或那个地方能安静她的灵魂。在这个世上,人们总是不停地奔走,漂泊,寻觅,当远方的那个自己慢慢与现实中的影子重叠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平息下来,原本的繁华逐梦都皈依最初的本真,简单。


是该离开的时候了。那个遥远的地方,每个暮落的村口,都会有一个张望的背影。六月知道,那是养母渴盼的目光,不,是母亲,还有村口的那条小道,六月总能听见父亲牵着黄牛,吆喝着,时而短促,时而悠长。


周扬回来的时候,阁楼上静静的,都是原来的样子。小桌子上放着一副画,是一片葱绿茂密的树林,树林的空地上,躺着一只银质手链。


时光依旧拖着长长的影子,在小镇的上空,看着,张望着。六月的身影慢慢模糊,消失在薄雾渐起的光影里。


岁月便用一支含水的笔,在流年的束带上,打上一个鲜红的痕迹,那红,艳艳地开着,绽放着,就像那漫坡的杜鹃花。





作者简介:


 雪馡儿,原名章会永,教师,河南开封人。喜欢诗歌,散文,网络写手。





          溪 。云 。斋


入斋云映溪,闲坐心悠然。

在这里,我用自己的方式不停的写你,你没有清晰的面孔,可我确信着你的存在。


特邀顾问:乔延凤

常务顾问:风剪云 

       主编:雪馡儿

    编辑:豆丁 

   编审:馡豆


随缘用稿:


随缘投稿溪云斋,请保持原创首发无烦扰品味,与斋结缘篇勿起他意,扰心请自担责。稿费随读者缘意,所赏稿费七日为限,此限内稿费70%与您,30%留于斋用,若低于十元及七日后续赏勿念,一并斋用。为鼓励创作和文学宣扬,凡期内阅读量满五百起每增加五百稿费上浮10%,直至100%。入斋请加微信号   :lbau786。

投稿邮箱:496233342@qq.com

投稿以文本方式并附150字以内作者简介,三日内无用稿通知请另行处理。

您来应是客,您去亦是友,得遇便是美好……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peripheralsurveys.com/lishi/10260.html
(本文来自欧耶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peripheralsurvey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peripheralsurveys.com ©2017 欧耶娱乐

欧耶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