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耶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关于麦先生儿时的二三事——电影「狗十三」观后所想到的

2019-07-23来源:车家号

首先这是一篇电影《狗十三》的观后感,系我当日看完电影后感慨万千一时冲动所作。其次,文章的绝大部分内容是我使用讯飞语记用嘴说出来而并非写出来的,感谢科技发展,让我这种懒人也能轻易凑出一篇超过4000字的破烂来。最后,文章整理完的时候已经大约是早上四点了,中途为了检查错字,语法错误甚至还睡着过几次,所以这整篇文章的语序和内容极有可能毫无逻辑,但凡你有幸看完,也请一定不要喷。我一定会找个智力在线的时候悄摸重新订正的。最最后,不管写的多烂,字斟字据,发自肺腑,有幸被您看到这里那就请你看完吧。即使我的文章让您难以下咽,请相信我「狗十三」的确是一部好电影,请一定要看!先给您磕头了!

25岁的麦先生,从午夜场的电影院里走出来。路边街灯昏暗,到处都在大修。他不知道刚才到底看了一部怎样的电影。对于这部风格现实的片子,他完全无法给出一个充满艺术性的评价。只是觉得,这里面,主人公身上发生的故事,太像过去的自己了。

时间回到20年前。五岁的麦先生就已经知道失去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他能从用过两个月的桔片爽瓶子的碎渣里,看到失去的痛苦。他能从鬼节,满街燃烧着的灰烬当中,看到那些逝去的亲人对现世的无限怀念。他甚至觉得身边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所有东西从完整变得破碎,从存在到消失,都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死亡。他讨厌所有的死亡。这让他时常陷入与自己年龄不匹配的悲伤里。有的时候。父母在他身边睡着了,年幼的麦先生,闭着眼睛,幻想着死亡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甚至因为感受到了失去的痛苦和对于无尽虚无的恐惧而暗自啜泣起来。小时候的麦先生最害怕的不是港剧里面那些吓人的鬼怪,在深夜里不知为何跳着行走的僵尸,而是无限宇宙毫无道理的虚无,和那些你永远都无法证明不存在的外星人。因为这种对未知与死亡的恐惧,在不长的少年时代里,蒙上一层抹不去的感伤。

而麦先生的这种不同,伴随着他的成长,一点一点的变得一无所有。所以当他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他总是能回忆起关于他成长当中的,一次又一次令人不悦,但是又振聋发聩的细节。

他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他一个人在家。父亲因为担心他一个人偷偷的跑出去玩,把门反锁上。炎热的夏天,他不知是因为口渴,还是实在无聊。他想起用菜刀去打开妈妈坐席带回来的喝剩的可乐瓶。结果理所当然的手滑了,麦先生的手被割出一条大大的口子,鲜血直流,甚至隐隐约约可以从流血的伤口里面看到手指骨头。他没有像其他的小孩一样,因为疼痛而嚎啕大哭,因为没有人的帮助,不知所措的她,找了一口大的瓷碗,把手上流出来的血,一滴一滴的接到碗里面。等父亲下班回家的时候,麦先生的碗差不多也被鲜血填满了。嘴唇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惨白。从那以后,麦先生的父亲再也不敢把孩子一个人反锁在家里面,第一次郑重的递上家门的钥匙,并详细的告诉他开门反锁的方法。麦先生获得了他人生中第一次自由,这却让他感到无所适从,因为这样的流血,并非像他的父母所想象的一样,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十多年后的麦先生回忆起来那个下午的时候,浮现在他脑海的只有耐心的等待着鲜血一滴滴流进碗里面,为了不从碗里面撒出去弄脏地板而一动不动蹲在地板砖上的细节和无人陪伴的无聊。

他的心里,没有因为自己的父母工作忙碌而无暇顾及有一点点责备的情感,相反却因为获得的自由和前所未有的关心而暗自窃喜。这件小事,包括左手食指关节处的缝针痕迹,一起变成了麦先生美好的回忆。

小时候老听爸妈讲,打是亲骂是爱。麦爸为了证明这句话的有效性,持续性的输出他对麦的爱,然而麦的脾气,点火就着,发起疯来连大人都敢弄,2000年到2006的东正街,你经常可以看见一个还没有二八大杠龙头高的小男孩,站在路中央扯着嗓子骂着刚刚戏耍过他的大叔,或者是去街另一头找比他大四五岁的街头霸王们茬架。外头打完家里打,家里被打了再到外面打人撒气,弄得屋子里外是鸡飞狗跳。可是这一切,在六年级的一天,麦爸因为小麦当面顶撞大伯当众狠捶他一顿之后,像水龙头被关上一般地结束了,麦爸只扔下一句,你要读初中了,要长大了。就再也没有对麦动过手,而麦的又一次获得的打架不被惩罚的自由,也让他再也没有跟人动过手。直到大一的时候,遇到明明来自盛产读书人的浙江却出奇喜欢骂人的舍友,麦先生才发现,自己已经连脏话都不会讲了。

少年时的我们,总是在为一些不可名状的事情而烦恼着。就好似麦先生小时候对死亡的恐惧一样。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总是能在霎那之间填满一个少年的心扉,然后在悄无声息之中,带走他关于童年最后一点点的纯真,人就是在这样一种不断的变化之中成长的,我们见过越来越多的东西,面对越来越多的真实的苦难。这些苦难让我们一层一层蜕去稚嫩的外皮。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怎么样用麻木和毫无道理的妥协去面对这个悲凉的人世。让我们再也无法对着夕阳西下,知了慢慢褪去的叫声感到惋惜。换句话讲,我们在用越来越现实的世界,去填满那个原本可以给我们带来无限欢乐的幻想世界。用那些所谓的实际的应对方法,去替代那些原本可以让我们变得伟大的想象,让我们变得一无所有,让我们再也失去了面对那些陌生事物而感到欣喜的能力。我们变成了一种事情的自动反馈机。每当困难给我们输出一种状态。我们便会用那些成长的模板里面应对这种状态的方式去面对它。我们为了逃避困难而停止创造,我们为了逃避痛苦而停止发现。等到你终于发现的时候,你已经拖着一副苍老的身躯,再也没有了当年的感动。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看到的越来越多,我们的世界却被规则限制的越来越窄,需要考虑的事情越来越大,我们的心却越来越小。那些所谓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个时候你才发现,竟然成了你无聊人生中仅有的最有价值的部分。是的,我们毫无避免的变得越来越无趣。因为我们在不断的成长中,慢慢学会的,并不是如何改变世界的方法,而是如何让自己过的舒坦一点。少年时候的我们,一首歌,一场电影,就可以让我们高兴很久。如今却再也没有什么简单的东西可以让我们毫无顾忌的笑上一刻钟。就像现在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我。一张嘴,也开始在讲一些其他的影评上面到处都能读来的观点,仅仅只是因为那样写不费脑子。小时候我们为了一点点快乐,可以大动干戈,可以花很多很多的精力去做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长大之后之后的我们,却愿意想尽任何办法,只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轻松一点。

所以,你说,成长是不是一件特别无厘头的事情?麦的记忆里,没有一次的成长是通过和解得到的,它永远不守常规,在你最意想不到的地方重重地给你来一下。然后一夜之间,你就变成了一个不曾成为过的你。对死亡,对疼痛,对孤独,对暴脾气,都是如此。而电影里面,李玩的懂事,就像是一场一场打着“爱”的旗号的强行和解,让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去面对赤裸的、人性的一切。仿佛一个弹簧,用不断的下压来获得短暂的反弹,殊不知,不放开的弹簧是永远也跳不起来的,这种重压只会一点一点让它失去弹性,跳的更低。影片的最后,李玩“长大”了,“爱因斯坦”真的变成了“爱因斯坦”。只是少年被磨平的心,再也不会复原。这是一种多大的恐惧呀,因为生活不断妥协的成人世界,为什么要让对这世界还心存善意,还能做梦的孩子来承受?为什么父辈走过的车辙就一定是孩子的铁轨?麦先生在少年时代被一次又一次地赋予“自由”,这正是传统的中国父母们手里永远都放不下的权力。他们永远以为打会让孩子听话,却发现真正的改变是从不打开始的,他们觉得你疼,觉得你冷,可是你在乎的只是为什么一个人在家没人陪。大人们自以为是的关心,最后其实只是给孩子套上了名为“为了你好”的枷锁。

他是如何长到这么大的,老麦自己都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李玩的爸爸和他的爸爸一样,在他们各自的成长道路中,做了好多次错误的示范,仔细想想,那些示范又好像没那么错,它们都变成了最终的自己的一部分,而且老麦也坚信,同样的错误还会在他教育自己的孩子时,昨日重现,到最后,我们都会变成当初那个自己讨厌过的父亲母亲。那个时候,可一定不要忘了在心里,小小地对过去的自己说一声:

“对不起。”

后面又说了点什么——大约两周之前,我开始想写这篇文章,除了第一个晚上,非常激动的说了大约1400字之后,整整两个星期,每天到了将睡不睡的时候,想起自己还没有完成这篇影评,便会立刻坐起来,强迫自己一定要再写上几百字,可是这几百字写了删,删了写,等到今天,再拿起这篇文章,我发现它依然是1400字,因为我突然发现,写影评告诉大家我当时看完这部电影的感动,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要求我做这件事情,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你一定要完成这篇影评。但是今天晚上,我告诉自己不能再拖了。

和李玩很不一样,我认为我的童年比起身边的人来讲,完全没有任何一抹悲伤的色彩。我的家庭环境让我可以做任何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接受任何我喜欢的价值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可以为所欲为,因为我的父亲母亲仍然是那些你在整个中国大地,随处可以见到的父母的样子,他们望子成龙,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从来都不觉得打破规则是一件必要的事情。但是喜欢电影的我,却不出意外的叛逆了,这种叛逆并不是跟所有我看得到的东西作对,而是我从电影里面发现了另外一种生活,这种生活告诉我,不要循规蹈矩,不要逆来顺受,不要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在他自己的框架下,要突破框架,要每时每刻想着,一定要做到什么,一定要成就什么,一定要为了什么而活着,与此同时,你要善良,你要变得伟大,你要做自己心中的灯塔,做太阳,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和人。你要接受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不同寻常的,你要明白,奇迹永远都在发生,只是它不一定发生在你身上,你要告诉自己,失败并不可怕,因为无数个夜晚的拼搏总会成就点什么。也许电影给了我一个理想的环境,却没有告诉我,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应当怎样做一个合格的人,所以到今天,在我进入社会两年之后,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也许我确实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太久,以至于,许多我想要做好的事情,我理所应当应该做好的事情,都被我不切实际的,不合时宜的幻想所打破。我有点开始恨起我的童年,因为他给了我梦想,却没有给我实现梦想的,又适用于这个世界的方法。可是我一点都不后悔,不管电影在我的生命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我只知道他在我的心中留下了一束火光,让我不至于在所有的同龄人都在关注那些莫须有的胡编乱造的消费主义的垃圾的时候,顺着潮水迷失自己。我感谢电影都给我更好的品位,超出同龄人的,对这个世界的,更理智的向往,让我变成一个,永远不知满足。永远保持警惕的人。感谢!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peripheralsurveys.com/lishi/1449.html
(本文来自欧耶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peripheralsurvey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peripheralsurveys.com ©2017 欧耶娱乐

欧耶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