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耶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光慈文学丨赵林:遥望家乡

2019-09-27来源:游戏王国


图/林国栋  网络

/ 赵林


今夜气温降了许多,凭窗眺外,夜是那么黑,远望故乡,一股莫名的思念涌上心头,又加之喝了一杯家乡的绿茶,故乡越发变得清晰起来。听讲老家的一些高寒村落早已飘起了小雪花,我慌乱中掏出手机跟母亲通了一番电话,心总算安定。母亲还是那几句"教好书,和同事和气相处,开车慢点,注意身体"老三篇之类的话,真可谓密密嘱!或许人到中年的缘故,思念成瘾,牵挂成癖,念爹妈,想伙伴,思亲人,听老歌这些或许成了我独处的标配。脑袋也不由地天马行空,胡乱的回忆起来。 

   


突然程琳的一曲《妈妈的吻》从手机里窜了出来,那歌声是那么的熟悉和动听,"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优雅的旋律一下把我的思绪带到了福堂塆。福堂塆是大别山腹地的一个小山村,位于鄂豫皖交界处,它是我的出生地,也是我的外婆家(山里人称姥姥),塆字为山凹里的一块平地之意,福堂塆被一座不高且山势较缓的小山柔柔得搂着,满山的板栗树簇拥着小山庄,一条曲径连着他与外面的世界,显得是那么惬意。



林氏的先人们很早就选择这里居住,典型的徽派建筑几进几弄,每一小院里就有一个天井,尽显主人聚财(才)之义。村庄前面是一个很大的稻晒场,它同时又是我们小伙伴们夏日捉萤火虫的战场,稻场一角有个舂米的石臼,石臼上方还貌似有一小茅亭,孩子们最喜欢新年的石臼,自己不仅可以放鞭炮,还可以看着一帮大人在那打年糕。稻场的正对还嵌着一个不算小的四方形池塘,成年以后每当读到朱熹先生的《观书有感》,总会想起它。池塘给我们带来许多快乐,记得在严寒的冬日里几个大鼻涕在这里凿冰捉小鱼,小手冻得通红通红的,而后被各自的家长拎着耳朵提回家。在我的记忆中这口池塘从未干涸过,它润育着整个山村,使下游的一梯梯秧田旱涝保收。每天的清晨是它最热闹的地方,只见大姐姐小媳妇还有婶婶们就占领有利地势在那里浣洗衣物,不时地还传来一阵阵嬉笑声。池塘边还缀着一口古井,井水不深,水漫其沿,记得每当玩耍口渴后,我们这帮小不点就背着大人敞着个胸(“背着”在老家口语中意为偷着干某事之意),不管谁家的菜地里摘几条嫩黄瓜,就着清醇的井水,咯嘣脆的额吃起来,那简直就是世上最好的零食。当然,被大人看到了,也免不了一顿训斥!也曾记得春日里几个小伙伴跑到那几人抱的银杏树下,玩着逮猫猫(捉迷藏)、戏小鸟、捉蝴蝶之类游戏;还记得秋日里几个小屁孩“匪”到小山顶,尽情地放着纸飞机,还互猜着山外边的人在干什么。时过境迁,现在的我却遥望着山里,母亲打量着山外。



山村是慈祥的,同时它也是悲壮的,它一直和  同呼吸共患难,可谓是家国情仇。不觉时间又回到了140年前,清末秀才林维垣生了6个儿子(我的姥爷是其中之一),由于家学渊源,后代们舞文弄墨诗书礼仪均擅长,子又生孙,于是林氏家族成为这一带名门望族。



今天我可要赞一赞我的大姥爷林伯襄(我姥爷的亲大哥),他曾与国学大师胡适在上海公学同窗,可谓学贯中西气势轩昂。他青年时还曾在家乡与革命先贤詹谷堂一起办新式学堂——明强小学(詹谷堂192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全国党员才三、四百人,后牺牲),我这位大姥爷广收学子传道授业,鄂豫皖地区一带尊其为"圣人",辛亥革命后国民政府诚邀他创办河南大学并出任首任校长,他以"以教育致国家于富强,科学开发民智"为办学宗旨,开创了河南高等教育的先河,他是河南省高等教育的先行者,其治学严谨,河大历史至今还流传着他每晚提着马灯遍巡学校,待整个学校一片寂静后又回到办公室秉烛夜读的佳话!后因伯襄先生对袁世凯的倒行逆施不满,愤而辞职隐乡耕读,后又两度被国民政府邀请任职于教育厅,后由于年事已高加之对国民政府腐朽统治失去信心称病回到故乡。


河南大学清明忆首任校长林伯襄:回首方知师恩重


解放后由于他德高望重开明,又以73岁的高龄被人民政府诚邀出任河南省教育厅副厅长。他的学生遍及国共及海内外,听母亲讲在解放前,既有骑高头大马的国民党大员,又有简朴正气的共产党员来福堂塆探望他。以至于在2002年河南大学90周年校庆时,经海内外河大校友倡议在校园里为其树碑塑像。为了缅怀其丰功伟绩,河南大学于2010年以来每年清明固定开展以诵诗等为内容的纪念活动,以此传承百年峥嵘的河大"伯襄精神"。(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上网百度"林伯襄"词条,由于历史上金寨南溪镇福堂塆一带属于河南省商城,所以网上仍记录其为河南省商城县人)。



我另一个远房小姥爷林亮193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他自幼受进步思想影响走上了革命道路,曾与姚依林等同志一起参加了"一二九运动",后成为红军高级将领,曾带领部队参加和平解放西藏,建国后任第一任拉萨市委书记。


第一任拉萨市委书记林亮...致卫念祖...信札


在舅舅辈中有个人要大抒特书,那就是舅舅林萃,他从小深受其父亲林伯襄的思想影响,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5期,他英俊潇洒从事党的一些保密工作,曾直接受过周恩来领导,后因与国民党反动派不屈不挠斗争而被捕,于1933年英勇就义被活埋在南京雨花台,时年29岁,直到16年后父母才得知他被杀的消息,可谓白发人送黑发人,悲哉壮哉!现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第6展厅第一个烈士事迹就是他的。



还有一个我不知名的姨娘也可谓女中豪杰,颇具传奇色彩,听母亲说这个姨娘经常别着双枪女扮男装在山林中带着队伍闹革命,后因在山洞住久营养不良死在山野之中。记得 慰问老家金寨曾讲过一句动情的话:"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热土一抔魂",可谓是青山处处埋忠骨。



另离福堂塆不远山塆的林月琴姑奶(罗荣桓元帅夫人)及被毛泽东主席赞为"游击大师"的开国中将林维先更是家喻户晓,可谓林氏家族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借此也祝愿他们在天之灵安息!在这里也不得不说下我的姥爷啦,他广读诗书长相较好,娶了两房妻子,我的姥姥是他的小房,两房子女之间关系都非常融洽,生前曾任过商城县地方契税局局长,他经济头脑灵活,也如同现代某些炒房人一样,舍不得吃穿大量购置田产,解放后成份化成了地主,结果可想而知,从此家道也慢慢中落下去!福堂塆的几位主人早已仙逝,偶尔只能翻看他们发黄的像片,心中感慨万千!老一代先人中我见过的也只有我的姥姥,我只知道她姓胡,或许她没有名字,裹着三寸金莲的小脚,十几岁从几十里开外的老村牛食畈庄远嫁过来,是不是因为我的姥爷风流倜傥或收契税的路上遇上了情窦初开的她?今天不得而知,纯属本人臆想。她皮肤较好,盘着圆髻,满大襟衣服穿得平平整整,一直到去世都是干干净净。在儿时的记忆中,由于父母劳作甚要到深山打柴,她时常蹒跚着三寸金莲的小脚在家看护着我们,她非常疼爱孩子,是我们的保护神。以至于父亲常责怪她对孩子不够严厉。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侯,她因脑溢血突然去世,走的很安详,也没来及跟我们打声招呼,至今我时常怀念她的生活点滴。



今天我要怀念的还有那在遥远小山村里陪着我度过美好时光的小白,它可爱至极,一身白毛贼亮贼亮的,我走到那里,它就摇着小肉尾巴,咬着我的小裤腿跟着。记得小时侯,有次由于顽皮我的腿不慎被一堵矮墙砸伤,玩伴们不甘寂寞都在外面玩耍去啦,那段时间只有小白静静的陪着我。小白是忠诚的,它遇到陌生人进庄或野物夜晚来衔鸡禽,它就拼命的咬着。到了入学的年龄,我的一家搬到了附近的父亲的学校居住,依稀中那天小白送了我好久,以至于父母撵打,它才回到村里。后来小白成了庄子里吃百家饭的流浪狗,尤如大师笔下的祥林嫂!再后来就听说小白被某姓家人偷走杀掉,当时童年的我泪涌眉眶。四十多年过去啦,往事历历在目仿佛昨天!后来上学工作疲于奔波生计,直到中年离开故乡,我与这个小山村渐行渐远。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现在庄子里的年青一代也融入这个大潮之中,只有八九十岁老舅老俩口和他的老水牛还守着这个小山村,听说大舅的身体还硬朗着呢,孬烟吃着小酒喝着农田耕着,自己还种点蔬菜花生啥的,他的老水牛还不时陪着他在田野上溜达。上次去看望他,他还硬送了一袋土花生给我这个外甥吃,在这个烦燥的都市里,每当我吃起这些花生,味道是那样的甘甜,感恩之心油生。感谢上苍,感谢社会,感谢你我他,感谢这个和平的国度!随着国家美好乡村的建设,水泥路也修到了村口,福堂塆的容貌得到很大改善,村口还立了块巨石,上书“林伯襄故居”字样,但由于老宅年久失修芨芨可危亟待保护!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林氏的后人将使这个小庄焕发青春!   

                   


来到异乡,是现在的古镇收留了我,这里的民风纯朴历史悠久,北宋的史书上就已有记载,素有千年古镇之称,它的饮食文化一如下塘烧饼更是美名远扬。小镇给我以关怀和帮助,没有把我当过外人,那颗原以为孤独的心顿时热乎起来,小镇象个母亲一样每天抱着我,我倘佯在她的怀里尽情的撒着欢。古镇同时也像个兄弟一样,他使我相识相知了许多兄弟姊妹,我可以把忧愁思乡敞怀地向他们倾诉,我也不时地端起酒杯,别无他言一个字“斗”(斗字在老家是万能动词,此意义为喝)。每当假期稍长,心里还空落落的,不时想念这个第二故乡。每当来古镇的路上,欣赏着路边的田园风光,看着劳作的乡亲,内心是那么愉悦,心情尤如一只飞来飞去的快乐小鸟。心里还情不自禁喊道:“塘塘,我来啦!”(塘塘是我一直对古镇的昵称)。古镇教会了我很多知识哲理,从与一个清洁工老人的对话中学会"不生灾害病就是幸福”,从留守孩子那里明白"要照顾好自己的道理”。这里的民俗和老家也大同小异。如到年关,大人小孩不论工作多忙,路途多远都要去祭奠自己的先人,其实这就是传承!人终会散,曲总会终,情在永恒!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上的匆匆,任何人都不能忘根忘祖,惦念祖先其实就是尊重自己!     

                   


现在的古镇也发生日新月益的变化,塔吊林立兴业宜居,环保型工业区不断壮大,大型生态绿地公园正在建设中,古色底蕴正在发掘,传统与现代文明在这里共生,尊师重教的风气慰然成风!我把珍惜当下干好本职工作做为对古镇最大的回报,我和我的同仁们正在这里勤奋的工作,快乐的生活!这或许是我终老的地方,古镇也正经历着一场千年华丽蝶变,我相信它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我相信,家乡若是知道我是幸福而又努力的,也该欣慰的。



(谨以此文纪念逝去的童年时光!由于早起授课,仓促搁笔之不敬!)





▌数据来源:光慈文学

▌责任编辑:张琦

▌广告宣传:15656495653(微信同号)

▌投稿爆料:1989634929@qq.com

▌法律顾问:李成华丨安徽昊华律师事务所主任

金寨这个山凹子如此了得!

金寨视窗丨酒醉不知归路/青山一考生获省第一/二中体育文化节

昨天,金寨桃岭牌坊村格外热闹!“农副产品王”登上舞台!

金寨人,别再被这些饮食谣言忽悠了!

光慈文学丨吴孔文:风雨归人

金寨同城丨酒店、汽车、快餐连锁店均有好工作!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peripheralsurveys.com/lishi/15968.html
(本文来自欧耶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peripheralsurvey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peripheralsurveys.com ©2017 欧耶娱乐

欧耶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