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耶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英超 >

道光二十五年一天,一个小贩被广州知府打了,结果老百姓烧了衙门

2019-07-11来源:嘉丽时尚网

道光二十五年(1845)十二月二十八日,大清朝的广州知府衙门外面聚集了很多人,而且群情激愤,很明显一场群体性事件就要爆发。这件事惊动了两广总督耆英和广东巡抚黄恩彤,抚台衙门出兵前往弹压,但是官兵到达之时,府衙官署里面竟然起火了,官兵奋力救火,而滋事之人却趁乱逃走。

省城府衙竟然能发生如此严重的群体性事件,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督抚两级衙门出面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初步搞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确查此案起事根由,缘该府刘浔于是日下午因公出署,路经双门底地方,有民人王亚平挑酱一担,迎面走来,跟役向其拦阻不听,致相闹吵。该府面加诃斥,仍复出言顶撞,当将其按倒地上,酌加板责,押带回署。

道光二十五年一天,一个小贩被广州知府打了,结果老百姓烧了衙门

清代广州的百姓与洋人

原来这知府大人当日出来的时候,遇到一个走街卖酱的老百姓王亚平。按规矩,老百姓遇到官老爷的轿子应该回避,或者沿街低头跪着。哪里知道这个王亚平是个犟脾气,非但没有回避,还敢跟官老爷顶撞。于是,大怒之下的知府大人将王亚平带回府衙。

事情的发展和大多数人的历史知识认知可能不同,大清的百姓也并非都是怂蛋。“时街邻人等因王亚平系佣作为生,恐其到官受累,即有十余人跟随进署,央求释放。该处距府署甚近,又系闹市通衢,多有往来之人,随同观看,颇形拥挤。”

街坊邻居担心王亚平这样的穷汉进了衙门会吃亏,于是十余人跟着进了衙门,请求官老爷网开一面。如此看来,清朝百姓也不是那么怕官弱势,百姓的舆论压力对政府似乎还是有点作用的。

既然那么多人挤进来了,知府大人也就息事宁人了,“经该府督同番禺县瑞宝当堂晓谕,并将王亚平释回,街邻人等均即退出署外。”如此看来,这位刘知府刘大人也是通情达理,爱惜百姓的人啊。

道光二十五年一天,一个小贩被广州知府打了,结果老百姓烧了衙门

清末广州官员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如此这般,当然很好,但是事与愿违。正当官府准备释放王亚平的时候,“突有不识姓名匪徒多人,喊称该府私带夷人进署,欲行搜翻,势甚汹涌,该府县等明白开导,匪徒恃众不服,直闯署内,府役力不能阻,致有打毁器物、焚烧房屋之事。”

这是什么情况?匪徒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闯入知府衙门,还敢在衙门打砸抢烧!为什么呢?注意这帮匪徒的理由:“喊称该府私带夷人进署”!这帮人指控知府私自带洋人进了知府衙门,所以理直气壮!

当时的广州,一般底层民众和保守士绅对于洋人极度排斥,即便《南京条约》签订之后,广州已经成为通商口岸,相较于过去的“十三行”贸易制度,通商已经有更多的自由。但是,洋人依旧没有进入广州城内的权利,清朝政府仅仅允许洋人居住在通商口岸的城外。民众与所谓夷人之间的隔阂和冲突依然很深,在民怨沸腾的背景下,官府也不敢对抗排外的民众。

出现如此严重事态,朝廷下令将广州知府刘浔撤职,任命了新的广州知府,并且抓捕了一些滋事匪徒。但是,粤省督抚耆英和黄恩彤对这件事却又不同看法,他们认为事情的起因过于奇怪,完全有点犯不上,“该府刘浔到任以来,时时以整顿地方为念,遇有顽梗之民,随案严惩,力图振作,匪徒畏而生恨,在所不免。若仅因责打挑夫一事,断不致激成众怒,一至于此”。

道光二十五年一天,一个小贩被广州知府打了,结果老百姓烧了衙门

十三行码头

说白了,知府打了一个刁民,不足以激起一场民变!耆英和黄恩彤对事件进行了细致分析,认为围绕这件事的谣言与当时广州城外的英国人入城风波有莫大关系:

臣等复与司道等详加体察,缘英夷进城最为粤民所不愿。是以数年以来,该夷屡以为请,臣等均力为阻止,不啻至再至三。

根据《南京条约》第二款规定:

自今以后,大皇帝恩准英国人民带同所属家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港口,贸易通商无碍;且大英国君主派设领事、管事等官,驻该五处城邑。

按照这个条款,英国人可以在开放的五个通商口岸居住,中文本里叫“城邑”,英文叫Cities and Towns。中方认为城邑并不一定指城内,英国来华人员可以住在城外,而且在当时的华夷视角下,中国保守势力甚至认为英国人不配进城。

道光二十五年一天,一个小贩被广州知府打了,结果老百姓烧了衙门

广州街头

英国人为了进入广州城,与中方进行了漫长的外交交涉。在耆英督粤期间,英国驻香港总督德庇时再度提出英国人进城要求,一样遭到了拒绝。正当广东当局与英国人进行交涉之时,“适当其时,以致匪徒乘机造作飞语,假以该府私带夷人人署,欲行搜翻为由,鼓众逞凶,进衙滋扰,或打毁器物以泄忿,或攫取资财以肥己,鬼蜮伎俩,略可概见”。

在英国人入城交涉的背景下,一旦谣传广州知府将洋人带进衙门,这还不炸开锅?!光绪《广州府志》对这件事也有记载:

旧例:洋人不许人城,自壬寅议款后,沿海各省多有任其人城者,至是,英吉利酋长以为请,总督耆英、巡抚黄恩彤将许之。而城内群议汹汹,讹言四起,广州府知府刘浔出行至双门底上街,有触其前驱者,按而扑之,百姓大哗。

道光二十五年一天,一个小贩被广州知府打了,结果老百姓烧了衙门

洋馆外的清军

地方志对于此事的记载大体不错,只是认为督抚两级准备答应洋人,也都是以讹传讹而已,在保守势力占上风的广州城,总督、巡抚也不至于敢犯众怒。

湖广道监察御史曹履泰在一道奏折中对这件事又做了另外一番分析,除了洋人进衙门的谣言,还有当时广州城谣传洋人要在城内设码头一事:

臣闻此日匪徒滋事,实因英夷欲立马(码)头,地方官出示晓谕,以至人心不从,屡示屡毁,且传谕绅耆而绅耆不应,遂有酿成聚众焚署之事。

那么洋人当时要在广州城内设码头吗?粤省督抚在奏折中叶将此事解释清楚,完全是子虚乌有:

查夷商运货上岸之地,设立马(码)头。其租屋群居之所,设立夷馆。该夷并无在城内设立夷馆之说,更无在城内设立马头之事。且城内不通河道,亦无地可设马头。其城外马头则设于十三行河下。粤海关验货抽税即在此处,相沿已数百年,并非今日方议初设。地方官何从以英夷欲立马头,无端出示。

道光二十五年一天,一个小贩被广州知府打了,结果老百姓烧了衙门

十三行外码头

广州的外贸码头设在十三行河下,这种做法已经沿袭数百年,所以民间传言完全是无稽谣言!那么广州绅民为何这么反对洋人进城呢?广东督抚的奏折中也就此事做了解释:

广州通商数百年,并无夷人进城之事,而民之于夷,无论妇孺皆呼为“番鬼”,不以齿于人类,故一旦骤闻其进城,则以为有紊旧制,群起而拒之。

粤人视洋人为“番鬼”已经数百年了,这一点与千年商埠的历史似乎又不那么协调?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peripheralsurveys.com/yingchao/404.html
(本文来自欧耶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peripheralsurvey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清朝 道光 中国古代史 中国历史 耆英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peripheralsurveys.com ©2017 欧耶娱乐

欧耶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