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耶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指南 >

好吃好喝的日子你不过,偏偏自寻死路!

2019-06-26来源:看新闻网
好吃好喝的日子你不过,偏偏自寻死路!

看着雪白的肌肤一点点裸/露,我一着急,冲着欧阳风大喊,“顺哥是让全港城闻风丧胆的大人物,可关起门来欺负一个弱女子,你算什么本事!我没阻挡你的利益,没威胁你的生命,我只是不陪你,你就仗着人多,欺负我?你凭什么欺负我!”

其中一名保镖,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拽着我的头发,厉声警告,“就凭他是顺哥,你这个贱货在废话,信不信我煮了你!”

“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还说顺哥无所不能,十七岁就形单影只的闯黑道,我才不信,骗鬼呢吧!”我疯狂的喊,故意用这种话刺激欧阳风,我如果真的被十几个保镖轮暴,那我还不如去死,“你既然觉得我得罪你,你杀了我吧。我虽然是个小姐,但我也要尊严,只要我不愿意,没人能强迫我!”

欧阳风背对着我,我的话他充耳不闻,我一狠心,一口咬在舌头上,甜腥的味道弥漫口腔,我疼的发抖,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顺哥,她咬了舌头。”保镖停止对我的动作。

欧阳风转过身,用手掐住我的脸颊,哑然失笑,“我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李妆,你信不信不出七天,我让你心甘情愿,躺在我的床上?”

……

我得罪了欧阳风,闹的国色天香人尽皆知。

休息室里,妈咪左右两巴掌打的我头冒金星,脚下未稳,踉跄几步,我狼狈的摔倒在地。

妈咪指着我,几乎暴跳如雷,“我让你伺候欧阳风,还真是抬举你了!你个贱货,我今晚就把你交给路边乞丐!”妈咪气得直转圈,拽着我的头发,百思不解的问了句,“李妆,你是不是跟钱有仇啊?”

“不是。”我很冷静,虽然被打的头晕眼花,“月姐,你明知道我跟金晔闹翻,你还介绍她的金主给我,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妈咪觉得我不可理喻,气得跳脚,“不是我要介绍给你,是顺哥点名让你上台,我能怎么办?我难道去告诉顺哥,我手下的小姐很有原则,不能姐妹俩同时伺候一个男人?”

妈咪撇嘴,质问我,“你难道要我这样说?我还怕顺哥大嘴巴大嘴巴的抽我呢!”

我无言以对,小姐是最低贱的行业,拿男人的钱,就得想尽办法让男人开心,双/飞算什么,只要客人高兴,十七八个小姐一起,都是常事。

金晔为了尔滨恨我,说我抢她的男人。我发誓,以后只要是跟金晔有关的东西,我李妆连根毛也不会去沾,更何况欧阳风,是金晔用我换来的,她指不定多宝贝呢。我在上去插一脚,金晔肯定又会跟我没完没了,我不想再跟她起什么冲突,我狠不下心跟她争。

“不管怎样,我不陪!”话音刚落,妈咪伸出手又想打我,巴掌却停在半空,被一只手挡住。我一抬头,看见韩梦站在面前,我心想完了,平时就属她事最多,唯恐不乱的性格,太能搅和了!

果然,韩梦用娇滴滴的口吻对我说,“哎哟哟,妆姐姐,你可真笨,顺哥都不陪,你还想陪谁啊~”

妈咪老宠着韩梦,任她为虎作伥,洛珍最讨厌她,我们经常会有言语之争。

我没理她,韩梦可能觉得面子受损,扭着水蛇腰,从化妆台拿出一把剪刀,尖锐的刀尖冲着我就戳了过来,我捂住脸,大喊,“韩梦,你别发疯!”

“怕什么呀。”韩梦咯咯的笑,“妆姐姐都是谁呢,天不怕地不怕的。别人看见顺哥恨不得脱/光了贴上去,你呢?偏偏得罪,你想表现出你的与众不同,还是想当女中豪杰?”

我凝视韩梦手里的一把剪刀就瘆的慌,我向妈咪求助,谁知妈咪快速的撇开了目光。

“既然这么不知好歹,还要你这一张漂亮的脸蛋干什么呀?妈咪花钱买你,是想靠你挣钱的,好吃好喝的日子你不过,偏偏自寻死路!那我替大家成全你了~”韩梦说着,挑起我的长发。咔擦一剪子下去,半截长发,散落在我脚边。

我刚起身,韩梦就眼疾手快,一脚踹到我的小腹上,我吃痛,又重重摔在地上。

“怎么贱货,你还敢反抗?这一剪刀是头发,下一剪刀,就是你的脸了!”我眼看韩梦手里的尖刀戳向我,无助的不知道该往哪里躲,我蜷缩在角落,连头都不敢抬。

停顿了半秒,剪刀却迟迟没有落下来,我诧异,睁开眼睛,看见了刚才在V100包厢欺负我的那几个黑衣保镖,他们眼神冰冷,专业又训练有素的从门口走进来。

未完待续,由于篇幅所限,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

有等不及更新的朋友,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也可关注云阅文学微信号(yunyuewenxue),回复书名《对不起,我爱你》或6628167。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peripheralsurveys.com/zhinan/118.html
(本文来自欧耶娱乐整合文章:http://www.peripheralsurvey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故事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peripheralsurveys.com ©2017 欧耶娱乐

欧耶娱乐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